执华_TOSHI不足

笑着活下去。

我明天就要滚去军训了再见亲爱的们,八天以后你们会看见一个真正黑的不行的非酋执华_(:зゝ∠)_对没错,晒黑的。

超级害怕啊!社恐完全不知道怎么跟新同学交朋友啊!如果励志班全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霸们我该如何存在啊【哭唧唧】我可能会,寂寞死。

真话精灵

明天就要去军训啦!在这之前先更新,希望你们有想我!

【话说我这个假期都在咸鱼啊瑟瑟发抖】

ooc,依然脑洞。
















“某时某刻会突然出现的真话精灵?有他在你就不能说谎?”

太宰治边念着手机上的介绍,一边懒洋洋的问一旁工作的中岛敦:“敦君你相信吗?”

虽然不太相信但是如果这个精灵能够让您工作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敦腹诽道。


“诶——”太宰治见中岛敦没有理他,撒娇似的在沙发上打滚。

“我到觉得可能是真的哦。”乱步在一旁突然说道。

“乱步先生,”敦无奈的说,“怎么您也——”

话没说完,乱步接着说道:“是不是真的,太宰你亲自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是试试,这要怎么试啊?像召唤笔仙那样召唤吗?敦想。

太宰治盯着手机,难得的没有开腔——




因为这个像怪谈一样的玩意儿是真的。

而且似乎只有他才能看见。

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巴掌大的小人现在正靠在侦探社的沙发扶手上,睡得正香。

太宰治用手指戳着小人的软绵绵的脸颊,小人还颇为不满的皱了皱眉。

这个巴掌大的小人是太宰治今天早上发现的,得意洋洋的跟太宰治介绍了自己之后,被太宰治捏在手上——


人间失格。

无效。

小人笑得一脸奸淫表情扭曲。






太宰治盘腿坐在地板上,咬着昨天剩下的红豆包,一边和小人对峙——也许说自己会比较恰当。

“你要干什么?”

“让你不再撒谎。”

“为什么?你知道有的时候人类不得不撒谎吧?比如善意的谎言什么的。”

“这种我不会管,我只是想帮你正视自己的心情,坦率一点不好吗?”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太宰治刚想说。

“你在想我根本什么都不懂对吧?”小人说道,“我能听到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因为我就是从那里来的。” “你不相信我?我知道你在织田作死的时候撕心裂肺的疼痛,知道你其实对这个世界还有留恋,我还知道你对你的前搭档中原中也——”






“闭嘴!”太宰治低吼,小人,不,是小太宰治,也知趣的不再说话。







于是这个小太宰治就像个挂件一样跟了太宰治一天,每当太宰治想撒个谎捉弄别人的时候,小人就突然控制了他的身体,让他一句话说不出来,要不然就是为他打圆场。

太宰治斜睨着趴在他肩头的小太宰治,他也一直观察着这家伙,发现除了异乎常人的直率和爱管闲事以外,他和他挺合拍的,而且他们的思维方式非常相像。

或许这家伙还不错?

太宰治站在河堤上注视着夕阳。

“喂——”肩上的小太宰治突然发现不对劲,还没等他阻止,太宰治又纵身跳入河中。

小太宰治一路追着漂流的太宰治,便看见不远处一个橘发的男人也跳入河中,朝太宰治游过去。

“中也!”他兴奋的叫道。



中原中也很快就将太宰治拖上了岸,一边为太宰治做着急救,站在一旁的小太宰治失落的想:

没有人工呼吸。

太宰治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一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是中原中也后又开始抱怨:“什么啊怎么是中也啊……”

“你以为老子想啊!”

两个人开始有一嘴没一嘴的互骂,旁边的小太宰治笑着看着他们。


他是太宰治内心的化身,他知道,和中也斗嘴的时候,太宰治最开心了。






两个人坐在河堤上骂了一会儿,突然相顾无言,中原中也作势要走。

“别走!”小太宰治喊道,他一急,又控制了太宰治的身体。

太宰治一把拉住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疑惑的转过头。

太宰治吻上中原中也——




“啪!”中原中也挣脱开太宰治,红着眼抬手就是一巴掌,“你干什么?!”接着他走远了。

太宰治低着头,默默摸上中原中也刚才打的那半边脸,依然火辣辣的疼。


小太宰治急了,一个劲跟在他后面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也不知道——”

“中也他一定觉得我很差劲吧,”太宰治自嘲道,“每次那么狠的揶揄他,还用这种方式来羞辱他。”

小太宰治拉着太宰治的衣服,觉得自己好难受,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太宰治看着他:“你哭了吗?”他伸手擦干小太宰治的眼泪:“原来在这种时候,我心里是想哭的啊。”

小人抬头看向太宰治,惊讶的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亮光:“你——”


“我也好疼啊,中也那一巴掌打的太狠了。”太宰治说。

“太宰……”

“走吧,”太宰治站起身拍拍屁股,“回家。”






入夜,小太宰治抱住太宰治的手,想起白天的种种,忍不住又开始鼻子泛酸——

他终于明白太宰治为什么隐藏自己的感情,大概就是怕这样的局面出现吧。好不容易平衡的关系被自己打破,两个人说不定连仇人都做不了,更别提朋友。

所以你才说我什么都不懂吗?他看向睡着的太宰治。


一轮明月挂在天际,明明是月色最美的时候。








第二天黄昏,太宰治却又在下班路上碰见中原中也。

对方似乎在这里等了好久。

太宰治犹豫着要不要像平常一样打招呼,忽然看见中原中也肩头也坐着一个巴掌大的和中原中也一模一样的小人。

小人看见他,兴奋的拍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脸红红的,别扭的走过来——

“昨天的事,”他越说越小声,“对不起……”



“啊?”太宰治愣了,小太宰治也愣了。


“总之就是对不起!”中原中也暴躁的揉着脑袋,掉头就走,走了一半,又被小中也拉了回来,被迫面对太宰治。

中原中也的脸已经红到耳根,快要滴出血来。

小中也和小太宰面对面站着。


“我喜欢你!”小中也大声对小太宰说道。

中原中也手忙脚乱的想要堵住他的嘴。

小人一边躲,一边对太宰治大声喊到:“他也喜欢你,超级喜欢!”指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别过头,吞吞吐吐的说:“就、就是这样……你、你呢。”

太宰治觉得自己快被中也给融化了,在看看两小只,已经迫不及待的亲在了一起。


中原中也耳根子更红了。


太宰治笑着把中原中也拉进自己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吻着中原中也,说:“我也喜欢你,超级喜欢。”

太宰治知道,自己现在脸上的笑容绝对超级蠢。

不过管他呢。

END.


写完了!中间格式错误简直要抓狂!

害怕军训【瑟瑟发抖】社恐还在害怕分班之后我的同学_(:зゝ∠)_

曦孤真的真的好好吃啊!!!一个白切黑一个黑切白!!

码一下脑洞:曦月×无性恋孤剑,嗯无性恋很符合孤剑设定ww

【太中/银土】我把我老婆XX了(下)

时隔已久的更新!这几天在普者黑玩没来得及,这篇是在高速上码的。

奇怪的脑洞,平行世界穿越梗,ooc,避雷注意。

这篇是真的超——ooc。一定注意






“那个……土方君……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银时最先打破沉默,身上带着非同一般的低气压,“阿银我撞破了奸情现场对吧?绝对是吧?”

土方焦心的揉着眉心,耐着性子解释:

中原中也一回家就嚷嚷着开电视要不然就错过今天最新的银魂,打开电视一看好死不死播的还是性转篇,看见土芳的时候中原中也指着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气急的他就想着让这个估计只有一米六的小兔崽子吃点苦头。

“啊原来是这样啊……”银时眯眼,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后面的太宰治却开口了:“原来是这样,中也你这么寂寞吗?分开一天都不到就急着把男人往家带啊……”说着他走向躺在沙发上的中原中也:“还喝了那么多酒,是迫不及待的想展示你的弱点来个醉酒play吗?”

土方满脸黑线的看看这个人都散发着暗黑气场的太宰治,向银时使眼色:“混蛋快来救我啊!!!!”

银时反瞪回去:“我为什么救你啊,阿银也在生气好吗!”

“你们生气的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吧!话说这位谁啊超级可怕啊!简直比总悟还鬼畜啊!”

“鬼知道他和夜兔那混小子一个德行啊!看起来人畜无害的……”

“总之先说点啥劝劝他们啊!”

“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忽方十四悠!一定要好好完成啊阿银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为什么这种麻烦要交给我啊混蛋!”

就在他们眉来眼去半天的时候,这边刚才还乖乖巧巧的中原中也在听见太宰治低头的一句话后,反手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滚。”他抬头。接着就进了卧室,“嘭”的把门摔上。

不好了这孩子快气哭了啊!!银时想,太宰治你还捂着脸做什么啊?!回味刚才的感觉吗?!我给你三百块赶快去道歉行吗!阿银我不想待在这种修罗场啊!

太宰治一声不吭的起身,摇摇晃晃的进了另一间卧室,关门之前还不忘跟他们说:“你们选个自己喜欢的房间进去睡吧!”

“扯淡吧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总而言之我们……先劝劝他们?”银时试探性的说道。

“……好吧。”土方叹气。


土方进来的时候中原中也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土方轻轻坐在他身边:“你……没事吧?”

“……没事,习惯了。”中原中也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里传来。

“我和他是幼驯染。”中原中也自顾自说道,“他原来和我一样,是港口黑手党的。我们是搭档,是死敌。后来他叛逃了,再后来,他加入了我们对立面的组织。”

“我们原来是炮友,确定关系也是在床上。在一起之后我们还是像原来一样,每天吵架打架做爱,没有任何情侣的实感,但我知道某些东西已经变了。”

“我们开始因为日常琐事吵个不停,开始关心对方的身体,我要他不再自杀,他要我不再抽烟。”

“这次也是,因为一些小事冷战了半天,我已经想要向他道歉了,他却说出那样的话。”

土方拍了拍他以示安慰。




另一边,太宰治背对着银时,听着中原中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微笑着按下了录音键。

银时满脸黑线:“监听自己老婆有意思吗?”

“很有意思哦,这可是中也第一次想要给我道歉呢!”

银时无语:“你刚才都是装的?”

“不是啊,我刚才是真在气头上,看来要为改成了的话好好道歉才行啊。”太宰治摸摸下巴。




土方还想跟中原中也说什么,但中原中也的手机突然想起来。他接起来,过一会儿挂断,转头对他说道:“对方提前行动了,作战提前。”







作战很成功,银时土方看着横在前面敌人的尸体,默默地擦了把汗,第一次可怜这群人——

刚好当成了小情侣的泄愤道具。





回去之前,土方和银时各把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拉到一边,说了几句,又看着他们当着自己的面道歉和好后,才带着老父亲老母亲的笑容离开。


“那么,太宰治,来算算我们的账吧?”

“?中也你在拍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哈哈哈。”

“我说啊,”中原中也咬牙切齿,“你TM竟然敢监、听、我?!”



END.


最近状态超级不好可能是快军训了很不爽,总之这篇真的不太和我心意(っ ̯ -。)我会慢慢调整的。

嗯发个预告,明天更新。

【太中/银土】我把我老婆XX了(中)

奇怪的脑洞,平行世界穿越梗,ooc,避雷注意。

设定和私设请戳头像看前文ww











土方十四郎跟着中原中也出了医院,在巷子里左拐右拐进了家十分豪华的料理店。 这家店位置实在太过偏僻,若不是中原中也带路,土方实在想不到着巷子深处竟有一家如此奢华的料理店。

“酒香不怕巷子深。”中原中也说道,一边带着他进了一个和式包厢,熟门熟路的点了几样菜。

大、大佬!

中原中也轻抿一口清酒,示意土方不用拘束,土方看了看这一看就知道贵的不行的酒杯,双手有点颤抖的捧起来喝了一口。

他听见中原中也嗤笑了一声。

你刚才笑了吧?绝对笑了吧?

有钱人了不起啊!

“刚才我在来的路上已经把情况大致说明了。”中原中也倒了杯清酒,抬手给土方斟了一杯,“至于计划——”


中原中也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土方发现他看来电显示的一瞬间眼睛一下子淡了下去但很快又恢复原样。 “失陪。”他抱歉的笑了笑。

土方一个人盯着眼前的饭菜发呆。他盯着刚上的几碟甜点思考回去的方法,看着甜点上的草莓,他思绪一滑——他想到银时了。 那个混蛋天然卷现在在干什么呢。






————

与此同时。

坂田银时 现在心情不算太好。

你能理解一大早起来就得知自己老婆被卷入了一个超级不得了的阴谋中还被传送到平行世界然后自己只能坐上源外老爷子的机器一个人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的地方找老婆的心情吗?

更何况,他被传送到了河里。

好不容易爬上岸边却发现河里又静悄悄的漂过去一个人,银桑心脏都快吓裂了好吗!

银时看看旁边躺着的人,救是救上来了,不过一直昏迷不醒。他端详着眼前人,长得到不错。

然后这个人就猛的睁开了眼睛。

妈妈呀!诈、诈尸了!?

银时吓得躲到一旁,却看见这个人咳了几口水,一脸惋惜:“又没死成啊……”

银时确定了,这个人绝对有毛病。

那神经病起身朝他走来,伸出手:“你好,坂田银时。”银时愣了一下,随即警惕的拔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男人淡定的走上前,面无表情的向他说明了这边世界的情况,“我所在的组织和港口黑手党追查到一伙人制造出可以将物质转换到其他世界的机器,恐怕您要找的人就是被他们传送进来的,”他顿了顿,“我们可以负责找到您的朋友,但相应的,您得和我们合作。”

“你说的轻巧,我怎么相信你?”

“我可以带你去见你的朋友,他现在应该和港口黑手党的人在一起。”

银时低下头,沉吟了一会儿,答应了。

眼前的人笑了:“合作愉快,我是太宰治。”



银时仍然打量着他,但不合时宜的,他的肚子响了。

尴尬。

太宰治笑了笑,“说起来您还没吃饭吧?我找人带你去吃饭。”

银时看着他从鞋底抠出来几枚硬币,投进路边的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又返回他身边坐下。

“没办法,我的钱包和手机都被冲走了。”他解释道,“刚刚那还是我辛辛苦苦藏起来的私房钱呢。”太宰治回过头:“你可别打它的主意哦。”

谁他妈想要你又臭又潮的私房钱啊!!




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轻人急急忙忙跑过来,先是对银时说了抱歉,又和太宰治说了会儿话,还很不情愿的把钱塞给了他。

这孩子头型怎么回事?这么清爽的直发就这么被糟蹋了?!银时腹诽,有那么一点羡慕。

他看见太宰治和那个男孩说了几句,男孩急急忙忙又跑开了。

“走吧。”太宰治拍拍他,“带你去尝尝横滨的特产。”





然后他被领到了一家路边的关东煮小车里。

扯淡呢,这是横滨的特产?!

太宰治很无奈的说:“没办法经费不足嘛哈哈哈。”

银时幽幽的充满怨念的看着他。


“老板来份竹轮和油豆腐!”太宰治不理他。



银时没办法,跟着要了点吃的,问太宰治:“你……今天为什么要跳河啊?有什么烦心事也不能这样啊。”

“自杀是我的常态啊。不过结了婚之后就很少了。”他微笑着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不过今天和老婆吵架了。”


“吵架也不至于这样吧,冷静下来好好解释清楚道个歉吧,床头吵架床尾和嘛。”

“但我不想道歉。”

银时一愣:“为什么?”

“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原来也在黑手党工作,出于某些原因我离开了。黑手党的工作很危险,但他从来都不怕,总是冲在前面,每次回来总会受很多伤,有几次差点就没了命。这次也是一样。”

“我曾经失去过很重要的东西。”

“那种绝望的感觉,我不想体会第二次。”

太宰治的表情很认真,银时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他理解这个男人的心情,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你家那位,是……男的?”

太宰治笑了:“对啊,我是homo。”


银时突然就放下了戒心:“巧了,我也是。”




他们相谈甚欢,还喝了点酒。太宰治提议带银时到家里坐坐。

“没关系吧?你不是还在和你家那个冷战吗?”

“没事没事,而且我有预感,你家那位应该和我家的在一起。”






两个男人高高兴兴的走在路上,高高兴兴的进了小区,高高兴兴的上楼,太宰治高高兴兴的开门。

一开门,就看见土方把中原中也压在沙发上,中原中也脸上还泛着酡红。

电视里大声的放着银魂的动画,性转的土方正从鼻子呼气。

性转的银时阿妙一行人的脸黑了。

土方愣住了,

中原中也也愣住了。

银时的脸黑了。

太宰治的脸更黑。

TBC.


没想到这么久还没完结啊哈哈哈,就卡在我最喜欢的修罗场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中/银土】我把我老婆XX了(上)

奇怪的脑洞,平行世界穿越梗,ooc,避雷注意。

第一次写银土所以可能人物性格拿捏的不太好QAQ

放心吧没车标题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设定:银土二人对于太中来说是二次元,然后穿越到太中的世界,又穿越回去。

中也有私设:银魂死忠粉

银时找媳妇儿,太宰哄媳妇儿。






















土方十四郎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正靠着一个集装箱,不远处不时传来阵阵枪声。

他小心翼翼的贴着集装箱移动,努力冷静下来思考着现在的处境:他最后只记得自己和银时吵了一架,一气之下跑到港口结果卷入了黑帮的争斗,混乱之间他被人从后面偷袭,醒来就变成了这样。 他摸摸自己头上半干的血,一面自嘲起自己的孩子气,一面思考这里到底是哪里。

然后一支枪就这么抵在了他脑袋上。

土方转过头,就看见一个橙发男人死死的瞪着他。 新的攘夷志士吗?他想。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男人发问,土方低头,打量着眼前这个人——好矮。起码比自己矮了将近二十厘米。头上的枪使劲顶了顶他的脑袋:“我在问你话。”

土方装作漫不经心的回答:“土方十四郎,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他的手悄悄移到腰间别着的村麻纱上。


寒光剑影只在一瞬间。


土方的刀将要划过男人脖子的时候,他看见男人极其张扬的笑了一下,接着男人一脚从他的腰部踢过来——“嘭!”土方的身体狠狠砸进集装箱,他咳了口血,对男人一瞬间的力量惊奇不已,又想到他的橙发蓝眼,夜兔吗?

他试着站起来,刚要起身的一瞬间身体却像灌了铅一般向地上坠去,男人渐渐走近他,把玩着手里的匕首。


“这个力量……你是夜兔族的?”

男人愣了一下,笑道:“什么玩意儿?你是个银魂看多了的死宅?”土方愣了,小个子男人用匕首挑起他的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对视:“我叫中原中也,横滨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今天遇上我算你倒霉。”“等一下啊你这混蛋!你说这是哪儿?横滨?”中原中也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不然呢?”

“这里不应该是江户吗?!”土方吼道。

中原中也盯着他,半晌,问道“你再说一遍你是谁。”

土方深吸一口气,从刚才他就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重,现在仿佛五脏六腑都压在一起,他忍着痛,沉静的说:

“土方十四郎,真选组副长。”




一瞬间,那种沉重感消失了。但中原中也还是用匕首死死抵住他的喉咙:“你说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对。”

中原中也收了他的村麻纱,同时收起自己的匕首:“跟我走吧。”


土方还真就下意识的跟着这个矮个子男人走了,一边走一边听他阐述这个世界的世界观——

土方觉得人生真他妈的魔幻。


他随中原中也走出港口,借着路边的灯光,他才发现对方也受了不少的伤。


中原中也很淡定的抬手叫了辆车,坐上车后报了个地址就一言不发的看向窗外,时不时打开手机瞄一眼。

土方注意到他手机的锁屏是一个男人的睡颜。




下车后中原中也轻车熟路的带土方进了一家看起来就很贵的私立医院,一边走一边解释说这是港口黑手党经营的一家医院,到这儿来的大多数是黑手党的人。

“你这么大摇大摆的带我这么一个警察进来不要紧吗?”

中原中也笑了:“那是那个世界,这个世界里你不过是一个热衷于银魂的死宅罢了。”

“你不怕我报警吗。”

“你认为港口黑手党之所以能明目张胆的开家医院,和条子没有半点关系?”中原中也反问。

土方哑口无言。



很快中原中也带他来到一个房间,里面的医生马上就为他们处理起伤口。

中原中也摘下手套,土方看见他无名指上的戒指,问道:“你结婚了?”中原中也愣了一下,点点头,“嗯。”他的表情柔和了几分。


包扎完伤口,中原中也叫部下给土方送来一套黑色西服,叫他穿上。“你的制服太脏了,”他说“先穿这个,去吃饭。”土方愣了:“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好。”“我当然没必要,”中原中也说,“但你和我的利害相关。”土方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继续追问。

原来港口黑手党查到一波人制造出来一种机器,可以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传送过来。

土方就是一个例子。




“你明白了吧,你是很关键的线索。是我们的贵宾。”中原中也顿了顿:“而且,我也很欣赏你,土方十四郎阁下。”

TBC.


我们的银桑和太宰还没有上线(哭唧唧)

考虑着明天是否更新,现在有两篇你们可以选一下,一个是有银土的时空穿越,两个攻哄媳妇儿的故事,另一个是纯太中,一面镜子两个不同世界的梗,说白了就是隔着镜子谈恋爱,可以视频不能面基😂但最后结局我还没定好是be还是he,也可能双结局都写.....所以大佬们想看哪篇?

给金玲儿升了四花,抽到了扇子,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青光利剑了,就冲着哉叔的cv_(:зゝ∠)_

阿伏兔×神威这对儿的cp叫啥啊,想想这对儿真的是年下加养成来着😂银魂我吃的cp太杂了隔三差五就吃一对_(:зゝ∠)_